​在刘备最需要稳定住所的时候, 陶谦把徐州三让刘备?

刘备与张飞率两千人马准备杀进城去面见陶谦并与之商议如何退兵。眼看就要杀到曹营旁边了,忽然炮声一响,冲出一支人马,当中有一员大将,亮银盔甲素征袍,掌中一条亮银枪,此人正是于禁。于禁可不是张飞的对手,杀了几个回台就败了,张飞催马追杀,一直到徐州城下。再说城头上一杆旗一支兵,刀枪密排,当中正是徐州太守陶谦,他每天都在城_上观瞧。这时城外一阵大乱.陶谦往下一看,有人闯营? -杆红色大旗在空中飘荡,上边白字:平原刘玄德。陶谦高兴: "赶快开城迎接玄德!

陶谦带着众文武出城迎接刘备。两个人见面寒暄后,陶谦把刘备、张飞让到衙中大厅,设宴相待。酒席宴问,陶谦见刘备仪表轩昂,语言豁达,谦恭和蔼,面带忠厚,又是大汉宗亲,人家也姓刘啊!陶恭祖一想,而今天下是多事之秋,干脆我把徐州让给刘备吧,便命糜竺取出徐州的印信兵符。

糜竺取出来交给陶谦,陶谦双手捧到刘备面前,刘备一愣,赶紧站起来,老夫年迈无能,情愿将徐州相让。陶恭祖一让徐州,这是刘备万也没想到的事儿。刘备听完可就吓坏了,赶紧冲陶谦深施一礼,陶谦再三相让,刘备不肯接受。这时糜竺说: "陶大人,而今曹兵压境,我看还是先商议退敌之策,等曹兵退后再让也不迟! "陶谦这才让糜竺把兵符印信收起来。

刘备抱拳拱手: "陶大人,还是先礼后兵,我先给曹操写封书信,劝他罢兵;如果他不听,你们再打不迟。"好,预备纸笔墨砚。 陶谦命人把信送到曹营,曹操看完之后是破口大骂,曹操大吃一惊!因为军中是有军规纪律的,战马驰奔辕门,没有紧急的军情,那是砍头之罪!曹操就知道有事儿了。这军校来到帐外,甩镫离鞍下马,撒腿往里跑: "报! "只见这名军校单腿打颤,噗通往地下一跪,浑身是汗,满脸是土,都快说不出话来了。"主公,大事不好,吕布取了兖州!"此话怎讲?"主公,吕布得了兖州,已进驻濮阳。

张邈收留了吕布。正在这时,陈宫来了。陈宫赌气离开曹营后,投奔广陵太守张超,张超是张邈的亲弟弟,就把陈宫带到张邈这儿。陈宫一眼看见吕布,心中一动:吕布勇冠天下,我何不抓住这个机会利用张邈和吕布来抄曹操的老家呢?陈宫就跟张邈说:"张将军,现在天下纷争,豪杰并起,曹操东征徐州,兖州可是空虚之地。再说,您的声望地位本来就比曹操高,陈留地广人多,吕温侯又在这儿。您可以让他为先锋,带兵夺取兖州,一战成功。如此,霸业可成也。"

张邈给了吕布兵粮,命陈宫为谋士,吕布很快就夺取兖州,占据了濮阳。曹操也顾不上报杀父之仇了,立马给刘备写了封信,卖个人情,然后大队人马拔营起寨,回归山东。这下陶谦可乐坏了,马上派人把田楷、孔融、关羽、赵云请来,大摆宴席,共同庆贺。酒宴过后,陶谦请刘备坐在正座,冲大家拱手当胸,陶恭祖二让徐州,其实刘备心里明白:曹操带领二十万大兵兵发徐州报父仇,真能凭我一封书信就撤兵么?这一定是营中发生了什么事情,急得他父仇不能报了。

陶谦见自己再三相让,刘备就是不受,没有办法,又不能让刘备走,要不曹操再来,我上哪儿找他去?陶谦想了想,冲刘备一抱拳: "玄德,既是你一再推辞,我还想请你留在徐州。离此不远有一座小小的县城,名为小沛,那是高祖起兵之地。 "大家在旁边又苦苦相劝,刘备也就不能不答应了。陶谦很高兴,命人犒劳各路军兵。

不久,陶谦身染重病,把糜竺、陈登请来议事。糜竺说:“曹操退兵,是由于吕布袭取了兖州。府君两次想把太守之位让给刘玄德,当时府君的身体还算康健,所以玄德不肯接受。现在您的病已经很重了,如果借这个机会让给他,玄德一定不会推辞了。”陶谦派人到小沛,请刘备前来商议军务。刘备带着关、张二人和几十名随从来到徐州。陶谦把他请进卧室,说:“我请玄德公来,不为别的事。只因老夫已病入膏肓,朝夕难保。万望明公以汉家城池为重,接受徐州的令牌和印信,老夫死也瞑目了!”刘备说:“使君有两个儿子,为什么不传给他们呢?”

陶谦说:“我的长子陶商,次子陶应,才能都不堪重任。老夫死后,还望明公多教诲他们,千万不要让他们接掌州事。”刘备说:“我一个人怎么能当此大任呢?”陶谦说:“我推举一个人辅佐明公。他姓孙,名乾,字公祐,可以让他担任从事。”接着又对糜竺说:“刘公是当世的豪杰,你要好好跟着他做事。”

刘备还是一个劲儿地推辞。陶谦说不出话来,用手指着心口,咽气了。府衙中的官员致哀之后,捧着令牌和印信交给刘备,刘备还是坚决不接受。第二天,徐州的百姓都挤在府前哭拜说:“刘使君如果不接管徐州,我们就都不能安生啦!”关、张二人也再三相劝。刘备这才勉强答应暂管徐州事务,一面出榜安民,一面安排丧事。刘备和全州军士都挂孝祭奠,把陶谦埋葬在黄河岸边,同时把陶谦的遗表申奏朝廷。

首页滚动